茶花莊賞螢火蟲

看螢火蟲的活動是下午開始,午間的生態介紹,講解的怪獸老師約二十初頭,大學剛畢業,聽聞是台大昆蟲系畢業。
行程開始前,怪獸老師就說:「大家只要看到昆蟲都可問我,我一定會知道牠們的名字。但是不要一直問我植物,有少部份的植物我還也是不認識。」
好大的口氣,這是我對老師的第一個印象。
結果,真的是不論怎麼找,找到的昆蟲,怪獸老師馬上可以唸出名字之外,還會用大型網子抓來給大人小朋友看。
晚餐時,和同桌吃飯的家庭爸媽聊天,我提出問題說:「讀台大昆蟲系,到底畢業後可以做什麼事情。因為與昆蟲的工作再怎麼多,也沒有辦法容納每一年的昆蟲系畢業生,最後一定會有一大票的學生無法在與昆蟲專業相關領域工作。」
然後大家七嘴八舌的討論這個問題。
---
晚上夜間觀察螢火蟲的時候,怪獸老師行前就說:
一、小燈龍可以照地面看路前進。

二、手電筒不要直接照螢火蟲,雖然對螢火蟲沒有影響,但是會影響到其他人看螢火蟲。

三、在飛的螢火蟲抓到後,全部都可以抓,但是要小心安全,看完記得放走,不小心讓螢火蟲受傷,牠們會死掉,但是對螢火蟲生態沒有任何影響。因為在天上飛的螢火蟲都是公的,成千上萬隻公螢火蟲找母螢火蟲,不會因為你不小心弄死幾隻,影響到螢火蟲生態。

四、千萬不要去抓一二千隻螢火蟲當看書的燈,一隻螢火蟲只有千分之一燭光,二千隻只是點一根蠟燭的光,根本不能看書,確要花二個小時來抓。不如早點睡,明天天亮來看書的實際。所以「囊螢映雪」裏面車胤小朋友,一定是抓整晚的螢火蟲,然後被大人看到,馬上假裝自己在讀書。

(補充:「囊螢映雪」這則成語的囊螢是晉代車胤家貧,沒錢買燈油,而又想晚上讀書,便在夏天晚上抓一把螢火蟲來當燈讀書;映雪是晉代孫康冬天夜裡利用雪映出的光亮看書。後用「囊螢映雪」比喻家境貧苦,刻苦讀書。)


開始一大群人延著茶花莊的小路前進,本來以為要離開建物一大段路才能看見螢火蟲,
竟然是走不到幾步,一到暗處,螢火蟲就映入眼簾,每一個可以目視的地方至少有二十隻左右,對我而言己經是看過最多的一次。
過去三年來,三次看螢火蟲的經驗,都沒有這次這麼多。
不過這次活動的缺點就是人太多了,太多大人小朋友,觀看的品質就差一點。
還好我突然想到一個點子,就是不要跟老師和人群一起走。
當大家在林道小路間,離開之後,
我就和妹妹二個人,獨享了整片安靜的林地和遍地星光點點的螢火蟲大軍。
當靜靜的看著很多很多的螢火蟲,一閃一閃的飛來飛去,很容易就可以抓個幾隻放在妹妹手上。她也開心我也開心,可惜這樣的情境拍不下來。

一個小時的車程,就可以從台北市到這裏來欣賞螢火蟲,真的很不錯,我又得到一個美好的回憶了。不知道要感謝誰,只好感謝報名的老婆吧。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收刀入鞘-從殺手到牧師 呂代豪的信主見證

推薦朋友的行政法手寫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