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拔:哥哥怎麼還不回家。

把拔:哥哥怎麼還不回家。
終於等到這一天了,我想孩子應該在小班的時候,就很期待在大班的時候和同班三年的同學一起參加學校的畢業宿營,和同學一起在學校過夜、和教自然科學、風趣、幽默、讓孩子們崇拜的川七老師一同去夜遊、找夜間昆蟲。
這個星期五終於實現了。
星期三就開始打包過夜的行李、準備雨鞋、睡袋、換洗衣物、打包進為孩子準備的卡通圖案出國行李箱中。
星期四晚上再次確認要帶的東西是否齊全,我三不五時還問孩子開不開心,有沒有很期待第一次沒有和爸媽睡在一起的夜晚。
不過我到是很期待,因為少管一個人、少了一個人煩你。
我想這種心情和媽媽肯定是不一樣的。
就有點像是一位深愛自己妻子的丈夫,長時間天天相處在一起之後,突然之間妻子有事要離開家裏一二天,出差在外時,丈夫的心情一樣。
丈夫肯定是在妻子面前表現的相當不捨得愛妻在外過夜,沒有陪伴自己的失落感。
其實心裏是一直充滿了期待的心境,
期待那沒有妻子的夜晚是要如何的渡過,是如何的自由、要不要去找結婚後,就很少聚會的死黨好友一起喝酒聊天、玩個徹夜不歸…
或是這幾天順便請假,一個人去海邊或深山渡假,讓心靈沉澱一下,享受獨自一人的特有的寧靜。

妳看到這裏,肯定不相信妳老公是這樣想,趕快拿這篇文章給他看看,然後問他是不是和我的想法一樣,我相信他一定是馬上否認,然後說如果妳不在家,我會乖乖待在家裏做家事。
當妳先生說這些話的時候,記得靜靜的看著他的眼神,用妳內心最敏感的情緒探測器去體驗,妳先生是不是在說違背自己良心的話。
當他說不捨得妳離開家的時候,相當比例肯定是說謊。
這個年代像我一樣誠實的人不多了。

我想這就是我孩子不在家裏過夜的心情。
一種暫時的離席、帶來的新鮮感、帶來的特別體驗。

今天星期五兒子在學校夜宿,我要下班前,就一直很期待沒有兒子和我一起吃晚餐的時刻。
不用一直叫他吃快一點。
不用吃飯計時。
不用趕快吃晚回家洗澡睡覺。
不用被時間趕著走。
不用趕回家做作業。
不用一直盯著要他吃飯。
我決定今晚一定要吃大餐,一定要好好的吃一餐真正像人類吃飯的樣子。
悠雅、緩慢、把每一口飯細細的品嚐。
本來要選擇吃茶趣,但是考量到距離太遠、時間太晚。
只好選擇離家近的親子餐廳。
來享受這只有三個人的用餐世界。
一坐下來,就點了二份主餐。(以前是四人吃二份)
慢慢的吃飯之外,我還加點三碗白飯。(因為加飯免費,我怕老闆準備的飯太多,想多吃點)
妹妹就坐在我的旁邊,沒有哥哥和她吵架,我也不用管制序。
老婆就坐在我的對面,我想她一直看我滿心歡喜,一邊吃飯一邊傻笑的樣子。肯定覺得很奇怪,怎麼兒子不在的日子,竟然是這麼的開心。
吃完了主餐、老婆小心異異的問我要不要加點一份套餐(主餐後多了一份點心和飲料)
平常的我,一定會語重心長的告訴她:
「不要加點。」
「妳知道飲料和點心不會讓小孩長大,只會讓孩子蚜牙、讓大人發胖。」
「妳知道我們家裏經濟是很拮据,如果多花這99元,我怕下一餐沒錢吃飯。」
但是今天,這個沒有兒子用餐的夜晚。
我馬上答應她,立刻說,不要加點一份,加點二份,我們一人一杯飲料。
然後點心選擇水果沙拉和蛋糕,一定要吃的爽。
老婆嚇的不知道如何應答,因為我整個人變了個樣。
我去找老闆,告訴她要加點二份套餐的時候,老闆整個人的嚇呆,久久不能自我了。
因為我來這家店吃了四年,從來沒有點過套餐之外,還常常和老婆、二個小孩共用二份餐點。就是一直點白飯然後吃他們三人剩菜的那種人。
我用一種兒子不在身邊的興奮表情,告訴老闆,我們要一杯冰紅茶、一杯漂浮冰咖啡、一份水果沙拉、一份蛋糕。老闆很開心的記下來,她心想說等了四年,終於等到這一家人點套餐了。

這時候己經是晚上七點四十五分了,平常這個時候是趕著洗澡講故事。
現在是輕輕松松的在親子餐廳,吃飯聊天。
這種感覺就是人類吃飯的感覺。
吃飯到一半,妹妹突然問我們,為什麼哥哥還不過來吃飯。
雖然我們己經和她解釋了好幾次,她可能忘記或是不瞭解,又問了幾次哥哥為什麼還沒有來的問題。

妹妹看到我的漂浮冰咖啡上面有一顆冰淇淋球,一直吵著要吃。
但是上面有咖啡,我們不給小孩吃任何有咖啡因的飲料食物。
後來我還是決定再加點一份冰淇淋,等了一段時間,有點不耐煩的情況下。
竟然送來了一整套的冰淇淋,有二顆冰淇淋球、用高腳杯裝、裏面還有一些小水果、還灑水一堆巧克力片,妹妹看到好開心。
我們夫妻二個倒是很警訝,本來以為只是單純的二顆冰淇淋球。沒想到是這麼的豐盛。
我要妹妹好好享受,下次吃這個冰淇淋的時候,可能是妳哥去外地讀大學或是去當兵了。

享受完三個人的晚餐之後,就準備回家,心滿意足的在晚上八點半離開餐廳。
-------

自從兒子生下來,一個月後離開月子中心開始,不論在家裏外出,每天我都幫他洗澡、每年除了三天因工作不在家之外。
這一天就是第一次我沒有幫他洗澡的日子,
也是妹妹第一次沒有和哥哥一起洗澡,沒有在浴室吵架、沒有搶著要拿蓮篷頭沖水、沒有在浴室搶玩具。
洗澡的時候,我還問妹妹,有沒有想念哥哥和妳一起洗澡,她沒有回答,只是一直在玩自己的玩具,我想也是投入了一個人的世界中。

妹妹看到家裏只有她沒有哥哥,又天真的問了我們:「哥哥怎麼還不回家」
我只好再解釋一次。

幫妹妹吹頭法的時候,我突發奇想。
對著床上叫著「哥哥!!趕快穿衣服!!」然後手指著空空如也的床,表現出哥哥就在床上的樣子。
妹妹看了,一直狂笑。因為平常哥哥在的時候,我就是這樣對哥哥說話。
然後我又對客廳叫著:「哥哥、趕快收玩具。」「哥哥、趕快上床睡覺,不要再玩了」
用平常晚上我對哥哥說的話,表現出哥哥就在家裏的感覺。
妹妹覺得有趣極了,還一直學我叫哥哥的樣子。
一邊學一邊笑。
一直到妹妹躺在床上,快要睡覺了,
我還聽到妹妹在房間床上,學我叫哥哥的樣子,那個笑聲很是開心。

這就是第一次兒子沒有陪我們睡覺的夜晚。充滿了樂趣。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收刀入鞘-從殺手到牧師 呂代豪的信主見證

推薦朋友的行政法手寫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