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考核表與績效表建立工作日誌

平時工作考核表、年度職員個人績效表
這二個表格是一般職員工作的具體呈現給長官看的表格。
原則上考核表是四月、八月一次、績效表是每年一次。
上次聽同仁說,上面的長官希望每次考核表不應該只打ABC、也要打DE才符合實情。
但是打上DE是需要和職員約談寫報告的,這產生了一種人情上的壓力。
當大家的表現都是很普通的情況下,要如何打D和E,但是不打DE又無法滿足上面的要求。
畢竟大家都是依上面要求做事。
今天星期六休假,我整天都在思考這個問題。
這次的考核表,直屬長官就面對了一定要有人打D和E的問題,有人被打了D和E,
相對考績得到乙的機率就高很多。
考績得乙還算其次,如果因為考績得乙,被認定為不適任的時候,被迫離開工作,問題就比較大。
為了滿足上面的要求,又一定要有人犧牲的情況下,做為小小職員的每個人,就必需要學會自保的動作。
如果您有機會看一下考核表,會發現考核表上的考核項目,也就是要打abcde的項目,還真的有點抽象。
現在開始想象一下,您就是長官,您要打下屬的考核,然後面對一個很抽象的評分項目時,應該如何打分數。
我是沒有當過主官,我當然只能想象自己要如何打分數。
問題來了。
您打了一位職員是d和e(上面要求的),您必需要約談他本人,那要如何證明這些抽象的考核項目中,這位職員應該打d和e呢??
另一個角度來思考,如果您是被打d和e的職員,又應該要如何證明自己不應該在這些抽象的項目中,不應該屬於d和e呢??
再來思考一下,
一、我是職員,我和直屬主管是一起工作的,主管打我d和e,啟不是大家以後一起工作很麻煩??
二、我是主官,我和職員是一起工作的,我打職員d和e,啟不是代表我的管理上有問題,讓我職員無法達到d和e嗎??
--------------
我想以上是一種思考上的推論和推演過程,對於雙方角色而言,都會產生一種無法完美處理的相對性問題。
再則每個組織都是要讓不適任的人離開。
如果我是那位不適任的人,我又要如何自保,透過合法合理的行政程序,取得對自己有利的資料和位置。
我想打考核和績效,最難的就是舉證和記錄。
如果長官要打d和e,要如何舉證??
如果職員要申訴長官打d和e的動作,又要如何提出證明和紀錄。
本來工作只是很單純的把事情做完就好,但是事情做完,不代長官認同或是知道您做了什麼事情。
產生了考核表和績效表的,來評量一位職員的工作綜合面相。
這個問題在今天思考了一下。
我想解決方式就是將每日的工作日誌,結合績效表和考核表的項目,這樣我的每一個工作行為,皆符合績效表的要求,又符合考核表的要求,用工作日誌當作證明。
如果我每一工作行為符合要求,那一整個工作天就會符合要求。
如果我每一天的工作符合要求,那一整個星期的工作就會符合要求。
如果我每個星期的工作符合要求,那一整個月的工作就會符合要求。
如果我每個月的工作符合要求,那一整年的工作就會符合要求。
依此類推,將會成為一個沒有任何機會不符合要求的工作行為發生。
定期將工作日誌提供給主官管,
並請主官管提供達到a的方法和改進措施。
這樣的證據證明性就會高出很多,主官管也比較方便打成績。
我個人是相信,長官要打成績也是很困難的一件事情。
有了證據,方便證明,也方便打成績,大家就能夠有一具體的資料做為依歸。
我想今天先建立這個觀念,凡事有證據證明自己的工作符合考核表和績效表的要求。
出了問題要申訴或是更進一步的法律行為時,才有一個證明。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收刀入鞘-從殺手到牧師 呂代豪的信主見證

推薦朋友的行政法手寫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