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麻沒腰,把拔有腰

吃晚餐的時候,老婆又說我太胖了,不要吃太多。
老婆去洗碗的時候,我越想越不對,我覺得我們一家四口,沒有人有腰才對。
妹妹一歲有嬰兒肥,沒有腰。
哥哥五歲瘦瘦的,沒有腰。(小孩子的體形本來就沒有腰)
我中年發福,沒有腰。
老婆因為親自餵奶,天天吃宵夜,也沒有腰。
我忍不住脫口而出的說:「我覺得我們一家四口,都沒有人有腰才對。」
老婆一聽,受不了這樣的刺激,笑著說,誰沒有腰,然後挺直身子想讓腰跑出來,
雖然我們都知道媽媽笑的很心虛,知道自己很勉強。
接下來是一陣你來我往的爭辯。
結果老婆受不了,馬上放下手上要洗的碗,走了過來,要坐我旁邊的大兒子,
摸摸她的腰,證明麻麻是有腰的。
接下來的幾分鐘,其實有點尷尬,就看到一位媽媽,一直要她兒子摸腰部的側面,
然後問兒子說有沒有摸到腰。
兒子一直問麻麻,腰在那裏,麻麻還特別一再的強調就是"凹下去的地方",然後帶著兒子的手去摸。
不過兒子不知道是真的不知道腰在那,還是不知道什麼是腰。
一臉不知道要如何回達這個問題的表情,而麻麻還盡可能的要他回答有腰的答案。
最後當然是不了了之。

吃完飯後,大家在客廳玩,麻麻去忙點事情,
大兒子不經意的摸了我的肚子,他是隔著我的衣服摸肚子,然後摸到我的二層肥內中間凹下去的那一橫線,用一種很肯定的語氣說:「把拔有腰。」
我也很肯定的對他說:「你現在知道這個家誰才是真正有腰的人吧。」
他也對我點點頭,就繼續去玩了。

晚上睡前,我把這件事講給老婆聽,她聽了覺得很好笑。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收刀入鞘-從殺手到牧師 呂代豪的信主見證

推薦朋友的行政法手寫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