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見證111122_台灣第一位非洲替代役男_愛呆西非 連加恩

主旨: 每日見證111122_台灣第一位非洲替代役男_愛呆西非 連加恩
註:此為非商業用途,引用文章,照片等相關著作權,版權,所有權益歸屬原創者所有,予以絕對尊重。如有侵權,煩請寄至infectioncth@hotmail.com。。謝謝!
 
台灣第一位非洲替代役男 愛呆西非 連加恩
 
"所有你看得見的東西,都是短暫的,總有一天都會過去。例如生命、權力或富貴,
但是你看不見的東西,才會永遠都存在著,例如信心、愛心、希望
 
 
你若能信,在信的人,凡事都能。
(馬可福音9:23)
 
  回想一下:約莫幾年前,你是否曾經在打開網路信箱收信時,看到一封標題是「捐舊衣到非洲,我的朋友連加恩在非洲當兵」的信呢?你知道嗎,在非洲當外交替代役男的連加恩,寄出了一封email,報導他在服役當地所發起的「撿垃圾換舊衣」活動給台灣的友人,這封信件從西非的布吉納法索出發,橫越五大洲遍傳世界各地,最後共募得了舊衣一千五百箱,高達七、八萬件的衣物,在西非的布吉納法索當成了聖誕禮物送給當地的居民們,甚至還嘉惠了鄰近城市的居民。
 
  創造了這個布吉納法索捐衣奇蹟的,是六十五年次、畢業於陽明大學醫學院的連加恩。連加恩在非洲的事蹟在台灣被流傳著,有人曾經收到同樣一封信七次;這封信幾經傳閱轉寄,曾經遠達美洲,就連一位在西非迦納的台灣義工,也收到這封信,還特地搭了十二小時的公車,來到鄰近的布吉納法索,看看「三包垃圾換一件衣服」是怎麼做的。
 
  連加恩不僅帶回了完全不一樣的六年級世代經歷,為什麼?背後有什麼力量讓一個年輕人做了很不一樣的選擇?以下是連加恩的故事,一個關於愛和信仰的故事。
 
 家庭禮拜齊禱告 自小感沐聖恩
 
  連加恩出生在傳統的基督教家庭,從小就和家人有上教堂做禮拜和主日學的習慣。連加恩表示,他的祖母從前生活清苦,由於祖父去世得早,祖母一人要扶養八個小孩以及婆婆,非常辛苦,當時若非受到來自一位英國牧師的諸多協助,根本難以生活下去。所以,祖母一直篤信教會,她的信仰也深深影響了家中成員。連加恩說,除了已經去世的三伯,他們全家成員約定要一個月家族聚會一次,做家庭禮拜,分享各自遇到的問題、一起禱告、唱聖歌。他從小在這樣的環境裡長大,雖然也像普通的小男孩一般偶爾有些調皮搗蛋的行為,但是常和親人心靈交流的這種感覺,卻深深養成他寬厚溫暖的個性。
 
  連加恩的父親是牙醫,開了一間牙科診所,而母親則是家庭主婦。有一天,連加恩的母親心血來潮的把診所的一個小房間改裝成禱告室,開放給病人做心靈禱告或休憩之用,久而久之,竟常有病人來禱告室禱告,或者找連加恩的母親聊天,訴說心靈上的痛苦或實際生活上遇到的困難。儘管偶爾會有接不完的電話,連媽媽卻仍然耐心傾聽;甚至有憂鬱症的病人來禱告幾次之後,就這樣不藥而癒了,連病患的醫生都感到驚訝。
 
  連加恩的父母給了他最好的榜樣:無私的付出。連加恩在成長之後的日子裡,更把這種精神發揚光大。
 
高一受到感化 高三帶同學上教會
 
  連加恩就讀建國中學的時候,由於第一天上課遲到,被以前班上的同學拱成班長。他在高一的時候其實帶頭混得很兇,常常上課睡覺或打牌。有一次上課時連加恩又睡著了,突然被班上同學叫醒,跟他說:「班長,下課了!要喊口令!」睡眼惺忪的加恩慌張地喊了一聲起立,自己也站起來,這才猛然發現:台上的國文老師狠狠瞪著他,而同學們哄堂大笑,根本就還沒下課呀!那一堂課他就這樣被罰站到下課。
 
  雖然如此,連加恩的成績仍然不錯,平常完全不唸書,只要在考前的一個禮拜每天拼到十一、二點,還是可以考個全班第六、七名,同學們都覺得他實在是一個「怪腳」。還有同學為此感到心理不平衡去找輔導老師,抱怨為什麼班長混那麼兇卻安然無恙?這一點也讓連加恩的導師感到困擾,還常常約談連加恩呢!
 
  除了學校生活,連加恩當時是教會裡青少年團契的領袖,帶頭做主日學、唱聖詩隊,教會活動對他而言已是生活的一部分,他也一直認為這一套他全都了然於心。
 
  直到有一位教會中的兄長,有一次拉他去中正紀念堂看一場儀式:那是一群韓國人在中正紀念堂的廣場搭起了棚子正在對天唱詩歌。那天剛好是颱風天,又下著雨,那些韓國人或跪或站,大聲地唱著聖歌,而且虔誠地流下了眼淚,一點也不理會風雨。連加恩看著那樣的場景,心裡突然一陣激盪,同樣是基督徒,他覺得這些人有著他沒有的力量。一位牧師告訴他:「敬拜天父,是要用心靈(spirit)和誠實(truth)來拜。」那一群人彷彿就是擁有這兩種力量,而這些是連加恩猛然驚覺自己沒有的。
 
  後來,連加恩在高一的一次段考之前,跑到父親診所裡的禱告室。他一個人在裡面靜靜唱著聖歌,唱著唱著竟留下眼淚,彷彿聽到上帝的聲音在告訴他:
 
  「你是一個很驕傲的人,你自以為懂得聖恩,但你並不懂。」
 
  連加恩突然想起了以前所曾做過的很多糊塗事,覺得很難過,自此以後,連加恩便彷彿脫胎換骨一般,開始放下少年玩樂的心態,非常認真地唸書,並且告訴自己,他一定要考到全校前二十名,甚至在無人的操場講台上模擬領獎的畫面。
 
  那一次,他果然考了全校第十八名,之後更連續考了五次班級成績的第一名,這在競爭激烈的建中,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因為第一名總是在換人,從來沒有人像他一樣可以連中五次。他的同學們驚見這樣的改變,竟然自動自發的和他去參加教會活動,想要搞懂到底在連加恩身上發了什麼事?於是,連加恩高三時,就帶著同學們一起去教會,而當初跟著連加恩一起去教會的這些同學們,有三位在大學聯考之後的隔天受洗,直到現在都還是基督徒。連加恩也常常和他們交換心得,分享信仰,並成為彼此生命中忠實的精神伴侶。
 
大學下鄉足跡踏遍村野 她長伴八年將成新娘
 

  考上陽明醫科之後,除去平日的課業時間,連加恩把所有的時間都用在教會上。寒暑假也都參加社團「陽明十字軍」舉辦的服務性活動,到台灣各個鄉間村落去傳福音,服務居民或者帶小朋友遊戲。連加恩幾乎沒有參加過班上舉辦的聯誼或慶生會,也沒有交女朋友,同學們都戲稱他:連牧師。
 
  但是有一個寒假,他跟著社團的同學們到日月潭魚池鄉從事基層醫療服務時,結識了當時就讀護理系的高麗婷小姐,也就是現在的未婚妻。連加恩在認識她的第一天,就對她唱聖歌示愛,並且分享給她關於信教的種種,他在告白的時候還告訴高麗婷,他愛她不會比愛上帝多,要她考慮當基督徒,兩人才好交往。
 
  高麗婷在同一天之內就面臨了人生中最大的兩個決定,一是信仰,一是伴侶。最後她選擇了連加恩當伴侶,也隨著連加恩成為虔誠的教徒。兩人愛情長跑了八年,終於要在明年的一月四日正式踏上紅毯的另一端。雖然這長跑的八年之中,經歷了女方到國外唸書兩年、男方到非洲當兵又兩年;但還他們仍然是以堅定的信念和愛,通過了距離與時間的考驗,獲得一段相知相惜的真情。連加恩也在婚禮上再一次演唱當年追到嬌妻的聖詩歌,重溫當時的甜蜜和感動。
 
  連加恩在大學時代不是擔任班長就是服務股長,常常要幫同學跑這跑那,忙東忙西的,甚至是畢業光碟都一人搞定。在畢業典禮的時候,他代表畢業生上台發言,以及領取個人獎項。當他在台上領獎時,醫學系的同學們竟然全班起立為他鼓掌,給連加恩莫大的感動。他一直在默默地服務人群,自己忙得很高興,因為他覺得:「做對的事情」比「對的事情被肯定」來得更重要。管如此,被肯定的那一刻,還是令他非常欣喜。
 
  連加恩表示,願意這樣無私的服務是來自於內心的聲音,就像是有一股潛在的外力在高處拉你,把你往上拉一層格局,跳脫了世俗的不滿或抱怨,使得「善」的信念相對更深遠更堅定,不會覺得自己有損失,反而是更大的收獲。而事實也證明連加恩的判斷果然是對的,因為這些在大學的服務經驗,等於是連加恩到非洲服役之前最佳的行前訓練!
 
到西非純屬偶然 相信那是上帝給予的使命
 

 
  連加恩說,他是在學校的BBS版上看到徵召外交替代役男的佈告,沒有想太多,和家人大致討論了一下就決定成行了。
 
  連加恩覺得,這沒有什麼邏輯或原因可循:「一個有信仰的人,做事的限制很少。簡單來說,就是上帝叫我去或者不去。」
 
  連加恩表示,當時大家對非洲的負面印象就是那裡很落後、有疾病、環境不乾淨,但是這些對於常常下鄉服務的連加恩來說根本不算什麼,連加恩反而看到了很多去當外交替代役男的優點,可以學習他最想學的法文,可以看到和別人不一樣的世界,有不一樣的生命經歷,還可以從事他最愛的職志-為人服務,何樂而不為呢?就這樣,連加恩前進西非,開始了他在西非的一年八個月另類兵役體驗。
 
  連加恩服役的地點是在非洲的布吉納法索。不說你可能不知道,布吉納法索可是台灣在西非最大的邦交國喔!連加恩在布吉納法索所做的最轟動的一件事,就是「撿垃圾換舊衣」
 
 
  原先連加恩只是把從台灣所參加的教會寄來一直堆在倉庫的舊衣想辦法清掉,他號召當地小朋友去撿垃圾袋,撿三袋就換一件衣服,六十箱的舊衣一下子就發光了,而加恩把活動成效整理成小報導寫成了e-mail給在台灣的朋友,沒想到這封信件竟然一傳十、十傳百,被熱心的網友一再轉寄,開始不斷有人捐舊衣到教會去,希望透過教會把衣服送到非洲,最後居然總共有一千五百箱的衣物運到非洲來,連加恩成了家喻戶曉的「發衣服的台灣醫生」。非洲當地的小朋友們到處撿垃圾換舊衣,不但讓環境來了一次大掃除,更讓大家都換了好多衣服,滿足的像參加一場嘉年華會,連加恩在他們的臉上看見笑容、看見光采,看見來自世界各地的溫暖在他們臉上綻放,這讓連加恩覺得,這麼一個小小的網路上的訊息,竟然演變成這般盛況,這個力量若不是來自於愛,又能是什麼呢?這是屬於人類生命的正面力量,讓連加恩再一次體會,這個世界仍然充滿希望和真理,也有他繼續服務和努力的理由。
 
信心就是「先相信再理解」 服從來自心靈的力量
 
  連加恩在退役回國結婚之後,帶著新婚的嬌妻重返布吉納法索。除了撿垃圾換舊衣的活動之外,連加恩還在當地進行很多改造的計劃,例如挖深井、興建孤兒院等等。
 
  像當地有許多孩子因為沒有錢繳學費而面臨被退學的命運,在詳細了解後發現,其實一個人一學期只要新台幣五十元,連加恩拿台北教會募到的三千五百元,讓七十個孩子重新回到學校。這件事讓他對金錢有了不同想法:「在那裡,一點點的錢就可以幫助人。」
 
  這些規劃難道都沒有遇到困難嗎?連加恩靦腆地笑著說:「只要有信心,信心就可以改變一切!」連加恩一直相信有一種超自然的力量,這和他的信仰有絕對的關係。連加恩舉了一個例:「如果你是一個要去考大學聯考的考生,然後你覺得非常的害怕而想要棄考,結果教育部長就來跟你說:『別怕!我保證你一定會考上!』那麼,即便你還有一個月要撐,還是很害怕,還是有很多書要唸,也會像吃了定心丸一樣,不會想要棄考了,不是嗎?」這,就是相信的力量。
 
  連加恩認為,相信最靠近奇蹟,如果你沒有信念,什麼事也不會達成。他相信「堅定的信仰和禱告」所帶給他的力量,終會帶領他度過一切眼前看起來似乎是無法解決的困難,而事實也證明,憑藉著信仰帶給他的力量,他辦到了一件又一件不可能的任務。
 
 
  篤信基督教的他,在這裡自己準備了一塊厚紙板,一碰到問題,他就跪在沙漠中向上帝禱告。
 
  這不是說上帝出現用手指了一指,在一陣亮光之後什麼都變出來了的那種神蹟,而是連加恩秉持著這種信念的力量,去相信事情總是會有解決的方法而盡力解之,一般人也深深了解連加恩所要描述的信仰在他身上所展現不可思議的力量,他畢竟是做到了。
 
  連加恩所要強調的重點是,一定要有信念,不需等到萬事皆備再來做事,因為永遠沒有你準備好的時候,但是卻一定要永遠保持著堅定的信念,因為那才能支持你克服困難。
 
  二十個月的時間,連加恩待的地方,網路很慢、電視只有一台,相較於在台灣許多和他同年齡、成天泡網咖的年輕人而言,連加恩多了許多時間思考。
 
  「很多人會把兩年當兵的時間用多少錢在換算。」連加恩說,曾經有一個科技新貴告訴他,兩年當兵的時間,害他少賺了近四百萬元。這種用數字來衡量生命價值的觀念,對從非洲回來,生命有了新體驗的連加恩而言是不可思議的。
 
年輕人不是沒有服務的精神 只是沒有舞台
 
  連加恩在退役回到台灣的六個月之中,到處受邀演講他在非洲的故事,在各個國中、小學的週會,或者是一些服務的學程,甚至是少輔院等等。他總是不吝撥空參加並且認真的說著自己的經驗,連加恩表示,這就好像是在散播信念及善念的種籽,聽了他的故事之後,一定會有一些人感受到一點不同,這一點不同會在心裡生根發芽,以後也會改變他的一生,然後再為社會上帶來更多好的影響。
 
  「我只是一個平凡的人,不平凡的事發生在我身上。」「在那裡我雖然不可能解決所有問題,但我可以幫助的人,因為我的存在,他的一生改變。」連加恩說自己嘗試去做一個付出的角色,而這也是下一波他真正想做的事,就是對台灣的年輕人有所影響。
 
  連加恩認為,如果社會上所能提供的途徑愈多,讓服務的概念變成一種主流被推廣,那些泡網咖和吃搖頭丸的青少年們不見得不會回頭來接受這些事物,現在只是因為他們只是沒有找到自己的方向罷了。當然連加恩還是鼓勵學子們,如果想要實際去從事服務的工作,可以從學校的服務性社團做起,或者民間其實也有很多義工團體,義工永遠不嫌少。只要有心,一定可以找到讓自己的生命價值更不同的方式。
 
所見的只是暫時 所不見的才是永恆
 


  關於想要分享給年輕學子的座右銘,連加恩非常認真的思考良久回答說:「當所有的人都說,只有看得見的東西是抓得住的,而看不見的東西(例如上帝)是虛無飄渺的,我認為應該完全相反。」
 
  連加恩引述聖經裡的話:「所見的只是暫時,所不見的才是永恆。」這句話的意思是,所有你看得見的東西,都是短暫的,總有一天都會過去。例如生命,例如權力或富貴,但是你看不見的東西,才會永遠都存在著,例如信念、例如希望、例如愛。
 
  連加恩誠摯的祝福每一位學子也能體悟自己的信、望、愛,並且為自己的信念創造永恆的價值!
 
 
 
 
這就是非洲!
 

 
 
  周圍的人在參加葬禮,才知道國民平均年齡四十幾歲是怎麼回事?生活問候語「有沒有拉肚子?」等同於台灣的「吃飽了沒?」,才知道地球上不是所有的人都有乾淨的水喝。騎腳踏車去來回五十公的地方探望朋友,才體會到什麼叫做攝氏45度的氣溫。
 
  非洲位於東半球的西南端,東臨印度洋,西瀕大西洋,北隔地中海與歐洲相望,東北則以蘇伊士運河和紅海為界與亞洲接鄰;地跨南、北半球,赤道從中橫貫,全洲約有3/4的面積位於南北回歸線之間,年均溫在20以上的地區達95%,氣候相當炎熱,又有熱帶大陸和黑暗大陸之稱。總面積占全球陸地的1/5強,為世界第二大洲。
 

  非洲年收入400美金,國民識字率25﹪,國民平均壽命為42。反觀台灣:年平均收入約14000~15000美金,教育普及率超過90﹪,國民平均壽命70歲以上。在這樣一個比台灣窮35倍的的國家裡,其人民的醫療費用竟與台灣一樣,導致家裡有人生病住院時,父母會半夜就將孩子偷抱走,因為沒錢,等籌夠錢再回診時,往往病情已惡化,只能看著病魔一天天吞噬病人的生命而我們卻束手無策。
 
  然而這國家不僅窮,連物資也很缺乏,如:小朋友在布國是最沒有地位的,他們身上穿的衣服都是大人一代代傳下來;負擔不起自來水,都是到深井取清澈的井水,當深井不能使用時,只好改用淺井那如同泥巴水一般的井水,然而不是每個村莊都有井水的,所以儘管跟泥巴水一樣髒,大家還是爭先恐後的搶水,拿來吃喝或作各種使用;在布國的孤兒被抓去做工,但是沒有工資、沒有飯吃,只是勉強有個落腳處而已;布國平均每四個人只有一人能上學唸書(一學期學費約台幣50元),5~10人輪流看一本書,所以平均5~10天才能再看到書;沒有電,所以學生唸書都到那昏暗到不能再昏暗的路燈下苦讀。
  
 連加恩,抱持著「總有一些事情可以讓我做吧!總有辦法可以改變一些什麼吧!」的心願,從未離開過台北市生活的連加恩,飛到了地球另一端的布吉納法索,行醫、替居民鑿井、蓋孤兒院,甚至發起「垃圾換舊衣」的活動……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收刀入鞘-從殺手到牧師 呂代豪的信主見證

推薦朋友的行政法手寫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