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一百年,是一千年

中午為歡迎新進的駐點工程師,網路系統組一起聚餐,本來要請大家吃飯,結果他們不好意思讓我出錢,決定自己出,我再請他們喝星巴克咖啡。
照例我會討論一下各大項業務的規劃,提到資訊安全表格的使用時,聊到為什麼要讓要用表格的人自己列印來填寫,起因於有一次表格用完,另一組同事用很不客氣的口氣對我說,要我趕快印出來給他用。我就乖乖照做。
同一組的同事為我打抱不平,認為我應該頂回去,要他自己印來寫。
但是我的思考邏輯不是解決現在的問題,而是永遠的解決問題。
最後因為這件事情的關係,全中心不再有任何一張事先印好的表格,一律都是自己印。
一起吃飯的另一位同事又幫腔說:「對,我們王大哥規劃事情都是以一百年為基礎,一定要能夠運作一百年以上的政策才會推出來給大家做。」
因為我常常灌輸他們做事、想法要用一百年的角度去想。
不過這個月看了「二次大戰寫實錄(THE WAR)」之後,發現希特勒規劃他的德意志帝國是一千年以上,我覺得這點不能輸給希特勒,因此開始朝一千年的角度來思考問題。
我馬上回那位幫腔的同事說:「不是一百年了,現在要改為一千年。」
然後我又和在座位上的同事們,解釋因為二次大戰的關係,才會有這樣的想法。
當然,我又開始舉幾個工作上的例子,然後試著推演從現在開始,執行到一千年後的情況給他們聽。
一方面要證明我的思考邏輯真的可以超過千年。
一方面也是展示一下我從規劃到執行到心目中演練的過程是如何運作。
然而特別要強調的就是,
那位叫我印表格的同事(以下簡稱大寶),為什麼我不是針對大寶解決問題。
而是在我的角度看來,大寶不僅僅是大寶,
大寶是一個動態的人,大寶會離開,下一個大寶還會來。
我當場告訴所有的人,如果為大寶印表格,只是解決這個時間點的這個問題。
但是這一千年內,會有大寶一號、大寶二號、大寶三號…大寶N號來中心工作。
你總不能每位大寶都幫他印表格吧?
所以構思一件事情,一定要以一千年為最基礎的思考點。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收刀入鞘-從殺手到牧師 呂代豪的信主見證

推薦朋友的行政法手寫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