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阿姨快死掉了

爸爸告訴我,昨天阿姨胃癌開刀,結果胃一打開,癌細胞己經分散的到處都是了,不知道如何開起,只好什麼都不做,又把身體縫回去。應該己經快差不多了。
我試著想要再這一篇文章寫說是那一位阿姨,但是很困難,媽媽有很多妹妹,我活到三十四歲還是無法理解到底誰是誰,只好看到阿姨都喊阿姨,至於是那位阿姨,我想只好每次都要問媽媽才知道。
我爸說:「阿姨可能快不行了,她應該活的比我久的,沒有想到這麼快就要走了。」

我回爸說:「對啊,上次你國小同學的老婆在和十八歲的我,在米爾頓上英語課的時候,曾經和一位同學討論到生死的事情,講到黃泉路上不分老少,我覺得這句話很有道理,記了下來,要自己看破生死,盡情享受人生。」
晚餐的時候,我告訴老婆說,我阿姨快死掉了,明天想要去看看她。
她不相信,因為我每次都講那個誰誰誰快死掉了,結果好幾年後還是活著到處亂跑。
她以為是我不想帶小孩,所以找籍口要離開。
我很生氣的說:「有一天你爸媽和我爸媽都會死掉,這個餐廳的每個人也會死掉,有必要講成這樣嗎?」這個時候,餐廳的每個人都回過頭來看了我一眼,很認同的點點頭。
老實講,只要在一百秒到一百年內會死的人,我都認為快死掉。
百年光影不過是一眨眼的時間而己,只有現在此刻為真,這是大人小孩都懂的硬道理。
事實上,我對阿姨的回憶很少。阿姨對我的回憶應該很多。
因為小時候我長的很可愛,很得人疼愛,阿姨也對我很好。所以阿姨和我之間有很多回憶,例如去圓山的照片、動物園的照片等等。
可惜我只記得阿姨教我唱過「蘭花草」這道歌,這是我唯一確定是這位阿姨的回憶。
因為那時候我不到十歲,這首歌顯然是偏難了,記歌詞也顯的吃力,但是這是唯一的小時候回憶了。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收刀入鞘-從殺手到牧師 呂代豪的信主見證

推薦朋友的行政法手寫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