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伯的頭七與回憶

農曆年初一是大伯的頭七日,晚上要去做法會,由我們這些後生晚輩送行。
大伯是我爸爸的雙胞胎哥哥。
我一直記得小時候,大伯總是給我二十元零用錢,己經忘記是我向他要零用錢比較多,還是他主動給我零用錢比較多,我到現在還記得他給我二十元的表情,那時候的他是那麼的健康。不過他長的跟我爸爸一模一樣,多要幾次零用錢也沒有差。
媽媽說大伯小時候很疼我,這點我就不記得了,其實小時候也跟他也沒有太多的回憶。只記得常常誤認為他是我爸爸,後來漸漸大了一點,發現我爸爸的長相,跟我一樣帥氣俊俏,才慢慢的分辦出來誰是我爸,誰是我大伯。不過要零用錢的時候,就假裝看錯了,順便去多要一份零用錢來花花。

印象很深刻的一次,是小時候,我爸出門去上班,都一定要經過我家的大門口,而我總蹲在大門口看來來往往的人潮。只要我看到爸爸騎機車出門,一定大哭大鬧的跑去找媽媽說爸爸出去玩,沒有帶我去。漸漸的爸爸要去門,就會先請媽媽把我帶到屋內,不要看到爸爸騎機車經過大門口。
不巧,有一次我大伯也騎機車經過大門口,我看到之後,叫爸爸,我也要去玩。但是大伯沒有理我,自顧自的騎機車遠走他方,我很難過的跑到廚房找媽媽,要跟媽媽哭說爸爸又跑出去玩了,還不理我。然後我一到廚房,看到我爸爸坐在餐椅上和我媽媽聊天。才知道剛剛的騎機車出門的是大伯。

等到我更大的時候,大伯的身體己經開始有問題,我人在斗六讀書、外地當兵,等我回到台北家中,再看到大伯時,己經病的很嚴重了。身體一直發抖、走路歪歪斜斜,站不穩,坐不住,講話不清楚。唯一慶幸的是,他還可以自理自己的生活。
我問了爸媽,才知道是得到金森症。
我姑姑(大伯的妹妹)曾經告訴我,大伯他說活的好痛苦,很想去自殺。我聽了之後難過了十二秒。總覺得我一定要補足他的人生,幸福且身心靈健康的活過120歲。

大伯這半年來,常常找我問電腦問題,主要集中在文字檔(txt)和儲存設備磁碟片的用法,大伯告訴我,他在處理一些法院的訴訟文件,但是我很懷疑他,因為他的身體根本沒有辦法出庭表達自己的看法,一直到他過世後,我爸爸給我看他一個月前就準備好的遺囑,我才瞭解到,大伯這幾個月來找我的原因,就是為了打這份文件。
看著他所交待的每一件後事,不僅叮嚀他兩個兒子應該注意的事項,
也煩惱他們的未來。
上個月,大伯拿了他打好的遺囑給我爸媽和爺爺看,也告訴我們,
他預感自己很快就要離開人世了。這件事情被我爸爸罵回去。說爸爸都還活著,
怎麼說自己快死了。要勇敢的活下去。當時我聽到這件事情,以為大伯是要自殺。
但是我很相信大伯快死了。雖然我老婆也是罵我神經。說大伯只是行動不方便,
人還是好好的,怎麼會說死就死呢。
-----------------------------------------------------------------
頭七的當晚,一定要做法事到晚上十一點。
回到家中還要用符水洗洗身體、頭手腳,才能進房間。
整個人就是很累,隔天一早還得早起回娘家。做法事的過程中,我一直在回想大伯的點點滴滴。
還記得上個月,大伯堅持一定要去中國大陸的廣州廈門自助旅行,因為大伯一家三人身體都不好。
所以沒有旅行社願意帶他們出團。
大伯不僅要借錢才能去大陸,去大陸的風險又很高。
不過大伯最終還是去玩了好幾天,完成他的心願。
爸爸告訴我,小時候他們都要讀大陸的地理歷史,他們倆個功課不好,
就是大陸的歷史地理讀最好。
大伯除了上個月出國之外,一生都待在臺灣沒有去過大陸,也沒有出國。
因此大伯一生當中,一定是把帶全家人去大陸這件事情,看的很重要。
當作是自己一生的心願。無奈全家的經濟和健康狀況不允許。
-------------------------------------------------------------------------------------
我是在元智大學參訪的會議中,接到大伯過世的消息,我第一次聽到,
以為大伯是自殺,後來小妹告訴我說不是,是生病自然死掉的。
媽媽說他是胃出血,己經住院一個星期,最後送到急診室,死後的表情極為痛苦。
結束了他極短暫的一生,十八年的金森症 ,遺囑中特別強調絕對不要插管急救,不要用生命維持器,讓他自然的死在醫院裏面。
想到他生前用抖動不停的雙手,在鍵盤打下這些文字的心情,一定是和我一樣。
把生死看的很開。畢竟這個世界上最公平的一件事情就是每個人都會死掉。
爸爸當天也是一直call我,我接到電話的時候,己經準備離開元智大學。
電話中,我跟老爸提到大伯一直預感他會死掉的事情,竟然成真。
我也一直預感我會在120歲過後死掉,我爸說我神經,爸說我們一家人都不會死。
我倒覺得我爸比我更神經。
爸爸在電話中跟我提到,大伯的死,讓他一直想到我告訴他的一句致理名言:
「你放眼看過去的每一個人在一百年內死掉的機率是百分之百。」
他說因為這句話,讓他每次塔捷運上下班的時候,看到滿車箱的人,
都知道這些人在一百年內死掉的機率是多少。
這句話就是要告訴我爸,不用去擔心會不會死的問題,大家一定會遇到。
這本來應該是很嚴肅的一通大伯往生的通知電話,就在我們父子的笑談死亡中結束。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收刀入鞘-從殺手到牧師 呂代豪的信主見證

推薦朋友的行政法手寫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