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1大地震紀念日

今天是921大地震八週年,對台灣大多數的人而言,這真的是一件難以忘懷的事情,對於是受災戶的我而言,更是終身難忘。
記得那一天是在斗六,剛進雲科大,開學不到七天,同學彼此不熟,只認識了一位室友,住我房間的對面,剛好是我們班上的同學。地震那一天晚上,我室友(同學)因為在深夜十二點半彈吉他,我想睡覺,被他吵的心情很糟糕,就跑去敲他的房門,他一聽到是我的聲音,就自己知道他太吵了,主動跟我說他也要休息。我就去睡覺,結果睡著後不久,聽到他狂敲我的房間門,大叫我的名字,我心想,見鬼,要報復我叫你不要彈吉他,也報復的太快太突然了。
但是我立刻感覺到在地震,而且是很大的那一種,他在門後狂吼,叫我趕快到樓下去。我趕快穿好褲子,立刻跟他衝到樓下去,發現很多人跟我們一樣,一直往樓下跑,因為我們住最高樓,六樓,下樓的路上,看到的景像,真的是很亂。尤其是一二樓,竟然牆壁倒了下來。
後來我們兩個就跟大家整樓的同學待在房子外面,聊天,也在這個時候,認識了兩位在職班的女同學,其中一位後來還跟我室友交往一段時間。
那一天晚上,沒有人敢待在大樓內,只有在地震的間隔之間,衝回房間看看情況,收拾一下貴重物品,而且每次有人進去,外面的人就很擔心,很怕大樓會倒。那時候的我們根本不知道外面的情況,只能聽車子裏的廣播,大概瞭解一下,僅知道的事情,都是片片斷斷的,不完整。
天一亮,我就騎車和另一位二技補習班同學(同時也是我國小同學的專科同學)到斗六市逛逛,發現倒下來的大樓真多,而且很可怕,是那一種一到六樓全部壓扁的那一種,或是全倒,整棟大樓直接靠在另一棟大樓身上。
後來就921晚上一起渡過、一起聊天的四位同學,租在同一棟房子,只有我考量到不喜歡住同一棟房子的感覺,獨自出來住。但是彼此還是有聯絡。
一直到畢業,我們都維持很好的聯絡,畢業之後,當然就很少碰面,卻在92年年中的時候,當時是我對面室友的同學,因為鼻咽癌往生,雖然在921過後,沒有緣份當成室友,在班上也不是很熟,但是他因病往生這件事,也造成我很大的影響。
我一直相信這件事情的背後,一定有什麼樣的道理在啟發我,我一直在想,或許有一天我會理解。
斗六的大學日子過的很快樂,二年很充實,但是沒有921大地震來的印象深刻。
僅此紀念往生的同學、也紀念921地震往生的同胞。活下來的人,收藏往生者的回憶,認真的繼續活下去。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收刀入鞘-從殺手到牧師 呂代豪的信主見證

推薦朋友的行政法手寫筆記